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无法过去的过去
信息来源:文联张鲁文 日期:2019-01-24 12:34:53 【字号: 】 编辑:文联张鲁文

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去看过去那些悲伤、残酷、令人不安的历史,我不想去了解其中的细节,比如曾经的夹边沟发生了什么,奥斯维辛是如何一点点变成一个杀人工厂的,比如,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究竟写了什么。我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某地曾饿死过很多很多(这很多的数字我并没有记得)人;奥斯维辛屠杀了数以万计的犹太人,而古拉格,则指的是苏联的劳改营。

历史于我们的如今,多么遥远!那些遥远国土上发生的事,于如今的我们,也多么遥远!去了解无非是增添更多的不安和悲痛罢了,毕竟也于事无补了,死去的人不会重新活过,发生过的也不能改写。

这是我曾经的态度,也是知识与情感上的双重无知(许知远语)。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态度开始慢慢发生变化,也许是因为偶然间读过了杨显惠老师的《夹边沟记事》,也许是看了《辛德勒的名单》和《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这样两部电影。

了解历史,是为了不遗忘;记住曾经,是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对此般“往事”的认识和梳理,则让我们更加清楚地确认,什么是美好、善良、崇高、爱和自由。

英国历史学家和纪录片导演劳伦斯·里斯的《奥斯维辛:一部历史》为我们还原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真相——奥斯维辛究竟是什么?它是如何一步步演变成一个杀人工厂的?究竟是什么让那些看上去平和、温顺的普通人变成了杀人狂和屠杀机器?是上级的命令,个人的主动作为,还是两者的结合,环境的影响?如果环境果然让人变得更坏,那么怎样的环境能让人们齐心协力创造一个更好、更温馨、更和平的时代?读完此书,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答案。

劳伦斯·里斯有着丰富的关于纳粹的知识,他围绕着纳粹题材进行文字和电视节目创作有十五年的时间。在他的调查研究中,他不仅采访了集中营幸存者,也采访了纳粹行凶者。做到这些,他和他的团队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和超乎常人的耐心,有很多人,他们要花上几个月甚至长达数年的时间去说服他们接受采访并同意录像。

详实历史资料的佐证,集中营幸存者的口述,纳粹党卫队成员的谈话录,不仅还原了一段历史的详情,让我们更深刻洞悉了纳粹,也让我们了解到,“在历史最极端的情况下,人类会做出什么”,从而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

纳粹们为了减少自己情绪的波动,减少屠杀带来的压力,也为了更好地收获犹太人的遗物,用心营造出和谐的气氛,他们在犹太人到达的小站摆上鲜花等植物,让人们以为这是普通的与死亡无关的车站;用哄骗的方式让犹太人自己走进毒气室,“你们现在是要去洗澡和消毒”“洗澡的时候别烫着了”,甚至给他们讲笑话,犹太人信以为真:“他们脱下自己的衣服,甚至还整齐地叠好,把鞋带系上”……

繁重的体力劳动,几乎没有的水和食物,被拿去做医学实验,忍受殴打和侮辱……最后不可避免地死去。这便是集中营里犹太人的命运。

幸存者的叙述让人心碎:从小就挨饿,所以能够在饥饿的情形下比别人多活一段时间;从小生活环境恶劣,所以能够在集中营那样艰苦卓绝的环境下偷生……即便如此,存活下来的犹太人与被残忍杀死的——进来就再也没有出去过的——数字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在波兰的森林里,还有三个鲜为公众所知的三个灭绝营,它们分别是贝尔赛克、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这三个营地的面积之和没有奥斯维辛-比克瑙大,而在这里的死亡人数却有约170万人——比奥斯维辛的遇害者多出了60万!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对数百万男女老幼进行的流水线式的杀戮!这便是纳粹在这几个集中营犯下的令人发指的罪过!屠杀计划得逞后,纳粹便竭力抹去能证明这个三个营地存在的每一丝痕迹。而且,即使是如今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纳粹在撤离时,也炸毁了用于屠杀的毒气室。

……

我们怎么能回避那股强烈的悲伤?怎么能对那些悲哀的面容、枯瘦的身体、令人绝望的命运无动于衷?怎么能毫无情感地面对那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个体累积起来的冰冷的数字?

“人类的行为是如此易变和不可预知,常会被他们身处的环境所左右。”“如果说个人的行为会受到环境影响,那么一群人的共同努力可以创造出更好的文化,反过来提升个体的道德。”“为防止再有与奥斯维辛类似的惨剧出现,一个方法是汇聚个体的力量,促使社会的文化观念抵制此类暴行。”也许,这也是本书带给我们的另一个意义。

书中还写到了奥斯维辛的解放,然而,那又是怎样的解放啊!苏联士兵对女性幸存者的奸污;苏联囚犯好不容易幸存下来却又被自己的祖国“定义”为“祖国的叛徒”,很多人被关押在古拉格,并被流放;无家可归、再也没有财物、朋友和亲人的犹太人。还有,幸存者们的报复心:对德国战俘的奚落和推搡,对无辜德国人的虐杀……所有的一切都令人心碎。

“人类从内心深处需要这个世界有公道存在,需要无辜的人最终得到补偿,有罪的人最终受到惩罚。”但是,关于奥斯维辛,我们没有得到这样的慰藉。约6500名活到战后的党卫队成员,只有约750人受到过处罚;很多党卫队成员在战后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生活得越来越好,也并未后悔或有所反思,最终颐养天年。相比幸存者幸存后的遭遇,真是有着霄壤之别。

这一切的发生,究竟为什么?我们应该反思的是什么?面对这样的一段人类共同的耻辱,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作者在序言中说得好:“所有认为本书所涉及的历史与当下无关的人,都应该记住前面写到的一切。所有认为只有纳粹分子甚至只有希特勒才持有极其恶毒的反犹主义观念的人,也应当认真反思。最危险的想法之一,就是认为欧洲人是在少数疯子的强迫下心不甘情不愿地犯下了灭绝犹太人的罪行。”作者为什么这么说,读完本书,你便会了然于心。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 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
copyright © 2019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标识码:BT07000012    联系电话:0992-6687114    e-mail:btnqsxxh@163.com